首页 > 太极文化
 广义的太极文化
         由于太极的广泛性,太极基因可以渗透在各个文化领域和各种事物之中,我们能够感受到太极的无时不在、无处不在、无所不能;但这并不表明一切事物就都可以称之为太极,各事物都有其自身的本质、特性和表现形式,期间又都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。我们通常所说的太极文化,是指太极在各种事物中的不同表现,所以,只要是以各种形式表明太极的特征、特性、特质的文化,都是太极文化的范畴。
 
狭义的太极文化
  
        严格地讲,只有以表现太极自身的本质、本性、实质、属性形态功能、法则、原理,而全面展示太极的本来面目的文化,才能是真正的太极文化。

  阴阳相济论
 

——关于陈式太极拳的十大关系
 
   “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”太极拳的全部拳理拳法,统而言之,一阴一阳而已。阴阳相济(互济、交济、互根、互孕、对称、平衡等)的辩证关系,体现在太极拳的一系列运动、乃至一些细微的动作之中。为此,打好这套拳的关键,即在于如何把握住这一系列的阴阳之间的微妙关系。
  先师陈照奎先生传拳,特别是在分析太极拳的劲路时,处处都涉及阴阳关系,今择其要者阐述上下、内外、左右、前后、先后、虚实、开合、刚柔、顺逆、快慢等十个方面的关系。
  (一)上下关系
  上下关系,主要体现轻沉兼备的拳理,即逢上必下,逢下必上;有上有下,有升有沉;升中有沉,沉中有升。从整体上把握,只要有上升的部位,必然有下沉的部位,绝对不许升皆升,沉皆沉,一切都是为了稳定重心,维护平衡。例如“金刚捣碓”动作一,双手螺旋上提,而胸腰螺旋下沉,屈膝塌腰。同一支手臂,手腕上升、而手指、大臂、肘关节则下沉。“金刚捣碓”动作五,右拳右膝上提,而左手、左腿下沉。“金鸡独立”势,右手上托,右膝上提,而左手下按,左腿再屈,重心再下沉。如此等等,都是升中有沉,沉中有升,轻沉兼备。即便是有些动作四肢皆上升,双脚腾空,而躯体部分,特别是腰裆部,仍要求相对下沉(如二路“搬拦肘”式动作一)。打拳的整个过程中,对刻都要注意,上有虚领顶劲,下有气沉丹田和五趾抓地。即便是非常细微的动作,也要坚持轻沉兼备,如许多扬指坐腕(舒指塌腕)动作中,也是要求有轻有沉,有上有下;手指上扬,掌根下塌。从内气、内劲看,也往往是要求四成上升,六成下沉;对拉拔长,上下对称,升沉统一。从技击上看,则要求上下相随,上惊下取,上引下击;甚至是上、中、下三盘同时并取,但支撑躯体的一条腿仍要屈膝下沉,以稳定重心(如“金刚捣碓”动作五)。因此,打拳切忌有上无下(飘),有下无上(失去领劲)等病。时刻注意做到上盘轻灵,下盘沉稳;四肢轻灵,腰下沉等等规律的要求。
  (二)内外关系
  内外关系比较复杂,首先要求内外一体的整体劲。其中最重要的又是内动带外动,即内不动,外不动;腰不动,手不发;大小动作均要求丹田带动。同时,外形动作的熟练,又促使内部(丹田)运动。正如《内经·阴阳应象大论篇》所云:“阴在内,阳之守也;阳在外,阴之使也。”内外互济、互用。其次是要求做到呼吸与动作相济,内呼吸(丹田)与外呼吸(肺部)相济,做到内气、内劲与外形动作相协调,顺遂,内气的周天开合与肢体的动作开合要一致,切忌内动外不动或外动内不动。内外关系,还有一个意与形的关系。有的拳种重意不重形,甚至要意不要形。而陈式太极拳则是既重意又重形,要求形神兼备,要求意、气、力、精、气、神高度统一。从更高的境界要求,太极拳应该把肌体锻炼与性格、气质修炼统一起来,使身心得到全面锻炼。因此,打拳时还要注意眼神所向,注重意念力的培养,使精、气、神完美统一。
  (三)左右关系
  “拳者,权也。”(陈鑫),打拳过程中要使自己身体象一台秤,随时保持左右平衡。其方法就是“左发右塌,右发左塌”,“沉左臀翻右臀,沉右臀翻左臀”。凡是右手臂发下沉采劲时,则重心必须偏左;左手臂发下沉采劲时,则重心必偏右。左手往前发劲,右时要后称;右手向前发劲,左时必然后称(如“掩手肱捶”最后发劲)。双手同时向右发劲(如“六封四闭”动作三),左臀必须下沉;双手同时向左发劲时,右臀必然下沉(如“第二金刚捣稚”动作二)。总之,逢左必右,逢右必左,以随时维持自身平衡。切忌一头沉,跟头棍;切忌左右歪斜,左右摇摆。此外,在左右关系中,还有一个左右与中间关系问题。即不论向左向右运劲、发劲、都要保证不失中,保持中盘中正安舒,维护“大本营”的稳定。象下棋一样,老帅不能轻易离位,因此,左右手常常是有一只在中线(胸前、腹前、眼前,或两膝前中线),就是为了不失中。再次,发劲时还有左右一体之要求,即右拳向右前发劲,左拳(肘)必然向左后称劲,这时开胸合背,左称之劲通过脊背传导至右拳,使左右在螺旋中发劲整体若一(如“掩手肱捶”动作五)。
(四)前后关系
  “前去之中必有后撑。”前发后塌,逢前必后。同样,后退之中必有前进(如“倒卷肱”,二路之退步“兽头势”)。做到退中有进,前后兼顾。一般后退之步要以脚顿地发劲(劲传导至前手),又是一个前后一体,即后撤顿步所发之劲力(反弹力)与前手发劲既对称又合一。同时,后撤之脚还可以套击、扣套敌人之前腿。这样,一退一进,边退边进,下退上击,后退之中有前击,又是一个“前后相济”。又如“左冲、右冲”势,有前有后,八面支撑,以保持重心稳定,自身平衡。因此,打拳切忌前俯后仰,切忌弯腰、挺胸、蹶臀、跪膝(膝盖超出脚尖)。打拳还讲求“耳听身后”,也是为了打前防后,前后兼顾。
  (五)先后关系
  或称“往复关系”。《拳论》有云:“往复有折叠”折叠者,即从反面入手的一种来回劲,欲左先右,欲右先左;欲前先后,欲后先前;欲上先下,欲下先上;欲收先放,欲发先蓄;欲要先给,欲给先要等等。技击中的“声东击西”,先化后发,先引后击,“引进落空合即出”等要领,都是这种往复折叠劲的运用。所以,太极拳架中许多动作的组合,都是忽左忽右,一上一下,一引一进,一反一正,一卷一放等等。尤其发劲之后,必须有一个“接劲”,接劲实质上就是这种欲左先右的折叠劲。例如“懒扎衣”结束之后,接“六封四闭”,右手一定先向右棚一下之后再向里收。“前螳”接“第二斜行”,也是右手先向外棚一下再走下弧里收。其技击含义就是“欲要先给”,先给对方一点棚劲,从而加大对方向外的反弹劲,以便更有利于“引进落空”。“兵不厌诈”,就是这种先后关系在拳法上的体现。拳法中还有“后发先至”一说,如何解释?我认为其中有两层含义:一是我不主动进攻别人,我处于应击者的地位,但一旦对方出手,与我交手,我即神速击之;二是我不先发劲,让对方先发劲,我对来力先引化之,化其实,探其虚,即先沾连粘随,从不丢不顶中讨消息,然后快速击其要害,破其根节而取胜,故“后发先至”还含有“后发先胜”之意。
  (六)虚实关系
  不倒翁为什么不倒?一是它只有一个重心,二是它的重心总是偏下,三是它的底都是圆形的,四是它上虚下实、上轻下沉。人,却有两只脚,如何掌握这种“不倒翁”的本领?重要的方法之一,就是虚实互换,虚实互根,并且注意重心下移,在倒换重心时裆走下弧(为了在倒换重心时仍能保持下盘沉稳),以维护自身的动态平衡(又称为随遇平衡)。那么全身在复杂的运动中,各个部位,特别是四肢,如何和谐地相互配合,来达到这种平衡?这里要把握三种虚实关系:一是重心虚实的调整,二是发劲时的虚实关系,三是手足虚实的搭配关系。整套太极拳在行功过程中,重心不是偏左就是偏右,两脚在虚实倒换中以维持身体平衡。陈式太极拳两脚虚实比例一般是四六开,也有三七、二八开的动作(如虚步、仆步等)。发劲时,发劲之足为实,另一足为虚(与重心虚实是两码事)。上肢发劲与下肢配合问题,按陈照奎老师教拳,左手向前们下,或向下发劲,左脚必然为虚。但是,左手如果是向前偏上,或向上发劲,则左脚也可以是实。这与那种强调“凡左手发劲左足必虚,的机械虚多论大不相同。
  (七)开合关系
  把握开合关系,要注意四点:①欲开先合,欲合先开,即逢开必合,逢合必开;②开合相寓,即开中有合,合中有开。如“白鹤亮翅”定势)双臂展开而两足相合、足合而膝档开,两臂开而两手相合。而且先是两手虎口相合,最后又变作两手掌根相合。又如“初收”动作一,两手相合(上搓劲),而两肘却要棚开(为加大搓合劲)。“懒扎衣”动作三,则是上合下开,总是开中有合,合中有开;③掌握处处都有一个开合,例如,胸开背合,背开胸含。就是一只手中也有开合,如大小鱼际合,拇指与小指合等等;④要讲求外形开合与丹田开合相配合,动作开合与内呼吸开合相配合,从而做到内气鼓荡,外形饱满。陈照奎老师讲:“推手时谁能合谁能赢。”他不仅要求手与手合,手与脚合,肘与膝合等等,而且要求有时左肘与右膝合,右肘与左膝合等等、要求把周身的劲合到一个着力点上,合到对方的,重心线上。开也是为了合,欲发劲,必先求劲合。“引进落空合即出”,就是强调一个合字。
  (八)刚柔关系
  刚柔相济,刚柔互补、互孕,是太极拳的主要特征之一。刚柔相济的劲力,是整体性的(刚与柔不可分)、螺旋式的、轻沉兼备的一种弹性劲。不论劲大、劲小,不论动作快慢,不论是蓄、是发,其劲力都是刚柔交济,即陈鑫所云“五阴五阳称妙手”。太极拳的“棚”劲即是这种刚柔相济劲的总概括。棚字,有向外支撑,膨胀之意,如气球、轮胎、弹簧、钟表发条等等,都是这种棚劲的形象化。《拳论》云“筋骨要松,皮毛要攻”,也是这个含义。又例如农民赶牲口的鞭子,鞭杆是柔的、鞭梢是柔的,但是发抽打劲力时,则是非常有力的非刚非柔、又刚又柔的弹性劲。陈鑫云:“是艺也,不可谓之柔,亦不可谓之刚,只可名之为太极。太极者,刚柔兼至而浑于无迹之谓也。”
  (九)顺逆关系
  陈式太极拳以顺逆缠丝为其精华。非顺即逆,处处皆讲螺旋式的缠丝劲,不论是开合、虚实、刚柔快慢变化,都要走缠丝劲。顺与逆的变化,是根据着力点的变化而变换。因此双手、双臂、双腿,都是一顺一逆,或双顺双逆的折叠变化,其变化的依据往往是根据敌人力点的变更而变化。有人认为手臂可以双顺双逆,腿部只能一顺一逆,不能有双顺双逆。他认为双顺必后仰,双逆必前俯,陈照奎老师则认为不能绝对化。例如“倒卷肱”退步时,撤退之步里扣,两膝里合,就有一个短暂的双逆过程。从技击上看,这时双腿里合,正是用膝击或足套对方腿的时机。太极拳推手中的沾连粘随,化打结合,都是靠顺逆交替变换,不断变更着力点,以达到化实击虚之目的。所以,冯志强老师说:“推手的诀窍,一顺一逆而已。”此外,为了在顺逆变化时避免飘浮之病,还必须注意在手的顺逆变换时要坐腕(塌腕),以腕为轴。同时,要注意垂时、松肩。注意不论梢节、根节,顺逆变化都要走腰劲。
  (十)快慢关系
  事物都是波浪式前进,为了体现太极拳的节奏感,打拳速度要快慢相间,即有快有慢,忽快忽慢。不仅一套拳有快有慢,有高潮,而且一个拳势,甚至一个动作,也要有快有慢。例如走一个圈,下半圈慢(蓄势或引化),上半圈快(发劲),这样打拳既不累,不平板,又易引起兴趣,做到活泼泼地汗流而不气喘。从技击上看,这种快慢相间的锻炼方法,利于增强发放弹抖劲过程中的缓冲力与爆发力的结合,并且有利于迷惑敌人。正如陈鑫所云:“虚拢诈诱,只为一转。”当然,在学习和练拳过程中,快慢可以由练拳人自行调节。例如:一路拳比二路拳要慢;习拳时慢,发劲时快;练套路时慢,练单式时快。习拳时必须慢,慢方可动作到位,劲力到位,处处规矩。练单式则必须快,快方可练速度,练力量,以增功力。练功时慢,表演时快。而且要注意慢中有快,快中有慢。做到慢而不呆滞,快而不丢,快而不乱,快而不丢缠丝劲,不丢动作,不忘轻沉兼备;快而不失沉着,慢而不可间断。
  我想,打拳时能处理好这十个关系,其拳的功力和神韵就可观了。以上我主要是根据阴阳相济的拳理,阐述了自身维持平衡的一些重要措施。此外,在应敌实战之中,还要运用阴阳相济的原理)千方百计破坏敌人的平衡。运用缠丝法,设法以我之阳击敌之阴,以我之阴化敌之阳。并且要千方百计使敌阳之更阳,阴之更阴(如推手中之打空、打回、打直等等战术),使他阴阳不能互济,使他阴阳离决,从而失去平衡。只要他失去了平衡,如何击打和发放,就都好办了。《内经》有云:“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,阴阳离决,精气乃绝。”运用到技击之中,就是千方百计使我本身阴阳互济,而使敌人阴阳离决。按《老子》的说法,这叫“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”。